奇书网 > 七部巅峰武学 > 正二篇 鄱阳多往事 第十章 再遇王勋

正二篇 鄱阳多往事 第十章 再遇王勋

最新网址:www.iqishu.la

    李随风在心中打定主意,决定颠倒黑白。虽然对不起王勋,但秦家之事关乎生死与江湖秘辛,李随风不得不如此行事,反正他得罪王勋不少,也不介意再多这一次了。

    他故意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,先发制人,抢在王勋之前说道:“百花谷弟子?王勋,几年不见,你倒是胆肥不少。”他一边叹气,一边说:“你以为偷学几招百花谷的招式,就可以装成四隐的弟子,四处招摇撞骗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李随风!”王勋这才认出李随风,他刚要说话,却被李随风又一次抢过话头。

    “见到我,你还敢这么嚣张?”李随风起身走到王勋面前,说:“以为自己实力有所精进,就可以胜过我了?”

    面对咄咄逼人的李随风,王勋竟不知该如何回答!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颠倒是非、血口喷人的!“哼,李随风!你当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?还想把你自己那点烂事扣到我头上吗?你无故缺席弟子大考,被降为记名弟子。你还不知悔改,被执法谷主扫地出门!你那点破事,在四隐门派中,传得可是沸沸扬扬!”李随风冷笑道:“去年,你以百花谷弟子身份四处行骗,被我撞破,当场擒获!我心生恻隐,饶你不死,你今日竟还敢行骗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、你……”王勋吼道:“你血口喷人!我有百花谷弟子令牌为证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这块令牌吗?”李随风眼疾手快,从他腰间摸出一块令牌来,举到了众人面前。李随风笑道:“各位看仔细,这究竟是什么令牌!”

    江辞坐在一旁,定睛一瞅,就笑了。李随风手里的令牌看似是从王勋衣带上拿下来的,实际却是他在衣袖拂过王勋身上时,从袖中甩出来的!李随风手中的令牌,其实是骆三元腰上那块!江辞一边佩服李随风这手“拈花探云”,一边笑着说:“嘿!这不是哪家下人的腰牌吗?百花谷弟子的令牌,就这么随便啊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……”王勋顿时愣了,他的腰牌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?

    “收好你的破牌子。”李随风将令牌丢到王勋手中,又从怀中取出了一块令牌,说道:“请各位赏眼,这块雕花令牌才是百花谷的令牌样式。令牌以材质区分弟子、长老的等级,在下手中这块是百花谷外门门客腰牌,虽品级不高,却也是乌木雕成。”

    李随风将手中令牌在众人面前展示一番后,小心翼翼地收进了怀中。幸好百花谷传习弟子和外门门客腰牌材质差不多,一是黑鱼木一是乌木,二者仅凭肉眼难以分辨,而且又都不刻名字,李随风这才有机会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“被人如此识破,你还有脸站在这儿?”江辞恰到好处的为李随风捧哏道:“怎么,你还想过过招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过招也行。既然你称自己为百花谷弟子,那实力定然不差,赢我这小门小派的弟子不难才是吧?”李随风冷笑一声,说:“不如我们走几招试试?”

    此刻,王勋完全被带入了李随风和江辞的套路之中。他愣了片刻,说道:“好,我今天就叫你看看,什么叫做实力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实力有所精进,人就变狂了……”李随风说:“来吧,就在这里陪你过几招。”

    走到这一步,真气六品的王勋面对七品的李随风,可以说是毫无胜算了……

    “喝!”王勋提起真气,急速出拳打向李随风。李随风只轻描淡写的一掌拨过,就化解了王勋的拳风。紧接着,他上前一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冲三拳,分别打中王勋的下颚、胸口、小腹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!”迅疾三拳,顷刻打完!

    再看王勋,双眼无神……

    李随风,完胜。

    “这么废也敢狂啊……”江辞对着先前出言挑衅李随风的那人,说:“这就是你那表弟?百花谷弟子?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只是我在酒楼认识的!这个江湖骗子!”

    “壁虎断尾,弃卒保车,漂亮啊!”

    “就劳烦林家主命人,把这家伙拖出去了。”李随风说:“好歹曾是百花谷弟子,纵使扫地出门,也非我等能随意处置的。”

    一出闹剧后,先前挑事几人颇为尴尬,各自找了理由,草草地退席了。李随风和江辞倒不介意,还在酒宴上流连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骆三元动作倒是利落。”江辞暗暗笑道:“你和王勋对上没多久,他就走没影了。”

    李随风却用指尖点点桌面,说道:“有的人,隐藏极深。”

    江辞没听清,自顾自地说:“他应该是去和心尖尖上的人私会去了吧?用我们接他吗?”

    “林家主,这最后一杯酒便是晚辈敬您。时辰已是不早,在下先行告辞了。”李随风却突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见状,江辞也急忙饮下杯中酒水,跟在李随风身后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林府外,江辞问李随风:“你怎么了,突然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“我预感有些不妙。”李随风双手抄在胸前,说:“想听一听,我现在查到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今儿怎么了,喝酒开心想说事儿了?”江辞笑道:“回山庄说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等苏瑶回来。”李随风说:“这次事情,有些凶险。我怕凭我一人之力,护不住你们。日后是否还要与我一路,总要与你们说清,你们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江辞说:“你说这话,摆明是不想让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说与不说,你皆是我的兄弟。兄弟朋友者,必同生而共死,共历甘苦,富贵不忘,凶险不离,纵万劫不复,亦绝不背弃。不论你所言何事,江辞必然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套说辞哪里来学的?”李随风问他。

    “侠客话本上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不错。”李随风说:“好意我领了。”

    天色暗下时,李随风、苏瑶、江辞、钟叔四人围坐在桌边。李随风说道:“我们到鄱阳郡不久,便被人袭击了。”

    江辞忙问:“我怎么不知?”

    李随风说:“还记得夜市上的那个步平澜吗?他就是其中之一。合一起也不过是些臭鱼烂虾,我和钟叔便可解决了,就没麻烦你和苏瑶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为佛珠而来吗?可知袭击者是哪方势力?”苏瑶问李随风。

    “永夜教。”李随风说:“他们当时要我交出佛珠,应是没错。”

    苏瑶追问道:“你怎么就断定是永夜教的人?”

    李随风一边摸鼻子一边说:“江湖知晓佛珠一事的,应当是永夜教、天机茶馆、夜语酒肆、游人坊、四海书院几家。思云府衙一战虽然牵扯甚广,但都是永夜教徒。他们中除了你,不会轻易将消息泄露给卧底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苏瑶瞪着李随风,说道:“我觉得你话外有话呀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李随风直接否定,接着说:“虽然不知道四海书院如何知晓消息,但向大侠既然将佛珠交予我,没必要此时派人追杀于我。茶馆酒肆虽得到佛珠消息,但事涉府衙又有四海书院施压,他们当时就表态不涉此事,此时再派人袭杀同样于情理不合。掌握江湖消息往来的两大势力不说话,其他势力哪那么容易掌握消息?至于游人坊,有你这么个……呃……跟着,也没必要派人来刺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我什么?”苏瑶眯眼看向李随风,掌心甚至凝出了一团真气!

    “美女。”李随风当即认怂,接着说:“而且,我当晚曾诓问他们是否是酒肆之人,他们顺杆而爬,也说明他们不是酒肆派来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酒肆不可能不清楚你曾在思云府力战九品高手,所以刺杀你的人不可能是虾兵蟹将。”苏瑶说:“这么看,永夜教的可能性确实很大。”

    李随风心想:“如若不是你挡那一刀,我是绝不可能活过那一晚的……”他清清嗓子,接着说道:“清查这些人时,他们中有几人带着林家的仆从令牌。”

    江辞问:“就是骆三元身上那块?”

    李随风点点头,说:“对,和那块样式、质地都很相似。要么林家和邪教有联系,要么永夜教要对林家谋划什么。所以,我才打算探一探这林家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们一路上并未故意隐匿行踪,为何永夜教要等我们到达鄱阳郡才出手?这点也很可疑。”苏瑶说:“机缘巧合还好,否则极难说清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是第一件事。”李随风说:“接着是第二件,骆三元。”

    “骆三元?”江辞歪头看着李随风,说:“他不就是你调查林家的途径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个武馆学徒,是如何接触到深闺中的林家千金的?”李随风说:“一个武馆学徒,是如何做到进出林府如入无人之境的?一个武馆学徒,是如何私会林家千金至今不曾露馅的?一个武馆学徒,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于宴席的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,直接问懵了江辞。

    李随风眯眼说道:“他很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苏瑶说:“还有第三件,抬棺人。”

    “追查的如何?”

    苏瑶用指尖勾住发丝,在手指上缠了一圈。她说:“问过城卫,抬棺人五日前到的鄱阳郡,因为身形打扮太过特殊,所以特意盘问了姓名。名唤刀焕野,自崖州郡来,棺中人姓陆。”

    江辞听闻抬棺人的消息,顿时面露悲戚之色,说道:“唯有边军将领战死沙场,抬棺人方可抬棺千里,送英杰尸身还乡。既然抬棺人会来此处,必是边疆起了战事,不知又有多少将士陨落……”

    李随风说道:“崖州郡为渊流族领地,毗邻澜河,由夏、云、渊流三族共同驻军,守御九黎妖异,刀焕野自崖州郡抬棺步行而来,少说也要一年半载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,确实有九黎妖异侵袭南疆,但是边关邸报中,未有将军战死的消息!竟敢有人瞒报?”江辞单手拍桌,眼中霸气显露无疑!

    边关邸报乃是机密,非军方高官不可见,江辞怎会知道邸报的内容?李随风与苏瑶皆是注意到了此处。他二人相视一眼,李随风轻轻摇头,示意苏瑶不要追问。李随风说:“其中秘辛,或许就是刀焕野如此行事的原因。既然刀焕野说棺中人姓陆,鄱阳郡可有相关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我刚要说,就被你们打断了。”苏瑶接着说:“鄱阳郡中确有一户陆家,也算官宦世家。但是三代前便无人出仕,逐渐没落。老家主陆齐仙去后,家中产业其实只剩下几艘画舫游船,全靠二子陆子游在军中供职,才勉强撑住门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刀焕野呢?”

    “并未查到二者间的联系,也未曾听闻陆家和林家有何仇怨。不过,陆家现在的家主,陆子游大哥,陆子珣,咱们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鄱阳湖上见到的那位?”李随风问道?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鄱阳湖上?那天不是只有我们吗?”江辞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玩累了,睡过去了。”李随风连忙说。

    “睡了?”

    “睡了。”苏瑶斩钉截铁地说。

    钟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等等,边疆起了战事,还有戍边将军战死,你们难道不为国忧愁吗?”江辞神色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苏瑶说:“陆子游并非将军。我在陆家附近打听过,他前年送回的消息,说晋升为了百夫长,并非将衔。”

    “百夫长是从九阶衔。”江辞沉思片刻,说道:“两年光景,陆子游即便立下天大军功,也只能破格擢升为九阶衔千夫长、最多是从八阶衔的军统官。依礼制,七阶军衔以上,统五千人,才可封将军衔,得抬棺人发丧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抬棺人从崖州郡不远千里而来,送还的却是一名百夫长,还要千方百计针对林家。”李随风神色凝重地说道:“忧愁国情,我更怕军中秘辛被人掩盖,贻误军情,不达天听。”

    “随风,此事,务必帮我、帮边疆守军、帮我大夏国,查一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看着突然无比严肃的江辞,李随风重重地点了点头。旋即,他挤出一丝笑容,说:“别太紧张,或许只是江湖恩怨。”

    苏瑶突然问道:“你说,会不会和佛珠有关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。”李随风双手抄在胸前,正色看向江辞和苏瑶。他说道:“如若真与佛珠有关,那我现在必然置身于一个天大的迷局中,一个由四海书院牵扯到无数江湖势力而编织成的滔天迷局之中。而我和你们,都极可能处在这个迷局的正中。即便是我想多了,但我依然是执意卷入林家之事,日后又定然与永夜教瓜葛不断,不论如何,前路都将是极为凶险。”

    苏瑶看着李随风,怒道:“为何你之前不说,现在才说?”

    李随风望着天空,良久才说:“我一个人在山野中居住多年,早就习惯一个人了。我身负血海风云,原本就不希望有旁人牵扯……早在思云府,我将你二人无情置于险境时,便已打定主意,要与你们分开。不过是贪恋片刻的温情?又或者图个方便吧。”

    苏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演戏差,就别硬编词气我了。”苏瑶说:“今天的晚饭,我要你亲手做。”

    江辞拍拍李随风的肩膀,说:“你还挺聪明,知道自己表情做的不到位,就仰天说话。”说完,他就与钟叔一同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李随风看着三人的背影,“啪”地扇了自己一掌。“喂,你们想吃什么?”他说。

最新网址:www.iqishu.la

新书推荐: 武侠打工仔 且乘风去 武侠世界里的大佬 全域第一 紫瞳修罗 如见道心 修仙从变成猫开始 修仙从磕头开始 醒龙 封魔斩天